•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诡秘之主改编】09

    发布时间:2020-06-23 00:02:10   

      「恭喜你,你可以回家了,但必须记住,不能把这件事情告诉家人和朋友,
    必须保证。」邓恩领着克莱恩边走边说。
      克莱恩诧异反问:「不用检查诅咒或者恶灵的痕迹吗?」「戴莉没说,就是
    没有。」邓恩简短回答。
      克莱恩放下心来,同时想到之前的担忧,忙又问道:「我该怎么确认后面没
    有麻烦了?」「不用太担心。」邓恩动了下嘴角道,「根据统计,类似情况下,
    百分之八十的、活着的当事人,都没遭遇可怕的后续,嗯,这个数据是我凭印象
    说的,大概,差不多。」「那还有百分之二十的倒霉蛋……」克莱恩可不敢拼
    「脸」。
      「那你可以考虑加入我们,做文职人员,这样一来,有什么先兆,我们能及
    时发现。」邓恩边靠近马车,边随口说道,「或者直接成为非凡者,毕竟我们不
    是你的保姆,不能整夜整夜地看守着你,连你和女人干什么都看着。」「我可以
    吗?」克莱恩顺着这句话就问道。
      当然,他几乎没抱什么希望,毕竟怎么可能这么轻松就加入值夜者队伍,获
    得非凡之力!
      那可是非凡之力!
      邓恩顿住脚步,侧头看了他一眼:「……也不是不可以,看情况……」啥?
    这个转折惊到了克莱恩,他在马车旁边愣了片刻才道:「真的?」开什么玩笑?
    这么轻松就能成为非凡者?
      邓恩轻笑了一声,灰色眼眸被马车阴影所遮掩:「不相信?其实,成为值夜
    者,你会失去很多,比如自由。」「就算先不提这个,还有别的问题,第一,你
    不是立功的神职人员或者虔诚信徒,没法挑挑拣拣,没法选最安全的途径。」
    「第二嘛……」邓恩抓住扶手,登上马车道,「我们,代罚者,机械之心,以及
    其他类似的审判机关,每年处理的事件里,有四分之一是非凡者的失控。」四分
    之一……非凡者失控……克莱恩一下怔住。
      这个时候,邓恩半转身体,灰眸幽深,嘴角不带笑意地动了动道:「而这四
    分之一里面,有很大一部分是我们的队友。」「为什么?」听到邓恩的话语,克
    莱恩心头顿时掀起了惊涛骇浪,本能就脱口而出。
      非凡者有严重的隐患?以至于教会内部的审判机关,处理邪异事件的非凡者,
    也容易出问题?
      邓恩。史密斯步入车厢,坐到之前的位置,表情和语气都保持着平常:「这
    不是你需要了解的事情,也不是你能够了解的事情,除非你成为我们的一员。」
    克莱恩一阵哑然,跟随坐下,半是好笑半是不解地问道:「不弄清楚这个,怎么
    可能做出加入的决定?」而不加入,又无法了解,这就成死循环了……邓恩。史
    密斯再次拿出烟斗,就这样放在鼻端吸了一口:「你大概误会了,我们的一员包
    括文职者。」「也就是说,只要成为你们的文职人员,就可以了解相关的秘密,
    弄清楚非凡者的隐患和可能遭遇的危险,之后再考虑是否成为非凡者的问题?」
    克莱恩边整理思路,边用自己的话语重新描述了一遍对方的意思。
      邓恩笑了笑道:「是这样,除了一点,那就是并非你考虑成为非凡者,就一
    定能成为,在这方面,各大教会都同样的严格。」不严格才奇怪……克莱恩腹诽
    了一句,用加强语气的手势道:「那文职人员呢?这应该也很严格吧?」「如果
    是你,那应该没什么问题。」邓恩眼睛半闭,神情略微舒展地嗅着烟斗,但并未
    点燃烟丝。
      「为什么?」克莱恩又一次陷入疑惑。
      与此同时,他在心里自我调侃了起来:难道我的特殊,我的穿越者光环,就
    像黑夜里的萤火虫,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
      邓恩睁开半闭的眼睛,灰眸如同之前一样的幽邃:「第一,能在这种事件里,
    不靠我们的帮助存活下来,这说明你有着不同于其他人的优点,比如,幸运,而
    幸运的人,总是很受欢迎。」看见克莱恩变得有些呆滞的表情,他微微笑道:
    「好吧,你就当是一种幽默的说法,第二,你是霍伊大学历史系的毕业生,这是
    我们非常需要的,虽然卢尔弥这个风暴之主的信徒对女性的态度让人厌恶,但他
    在社会、人文、经济和政治上的观点依然犀利,他说过,人才是保持竞争优势和
    良好发展的关键因素,这一点,我很认同。」克莱恩轻轻点头,接受了邓恩的说
    法,并思维发散地问道:「那你们之前怎么不直接,嗯,发展一位?」邓恩自顾
    自地继续说道:「这就是第三,也是最后最重要的一点,你已经接触到类似的事
    件,邀请你不存在违反保密条款的问题,而另外发展别人,如果失败,我会承担
    隐秘泄露的责任。我们的队员,我们的文职者,绝大部分都来自于教会内部。」
    安静听完,克莱恩好奇道:「你们为什么要这么严格保密?很多事情公布出去,
    流传出去,让更多的人知道,不是可以避免相同的错误再次发生吗?最大的恐惧
    来自未知,我们可以让未知变成已知。」「不,人类的愚蠢超乎你的想象,这反
    而会导致更多的模仿,更大的混乱和更严重的事件。」邓恩。史密斯摇头回答。
      克莱恩「嗯」了一声,有所了然道:「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
    人类无法从历史中学到任何教训,总是重复同样的悲剧。」「罗塞尔皇帝的这句
    名言确实充满哲理。」邓恩表示赞同。
      ……罗塞尔大帝说的?穿越者前辈真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不给后来者留装
    逼机会啊……克莱恩一时间竟不知该怎么接话。
      邓恩转头望了眼马车外面,路灯的昏黄交织成了文明的光辉。
      然后车厢内陷入了沉默。
      马蹄矫捷,车轮滚动,铁十字街遥遥在望,邓恩打破了突如其来的沉默,正
    式邀请道:「你要加入我们,成为文职人员吗?」克莱恩念头涌现,短暂无法决
    断,想了想道:「我可以考虑一下吗?」事关重大,不能仓促鲁莽地进行选择。
      「没问题,周日之前给我答复就行了。」邓恩点了下头,「当然,记住保密,
    不能将韦尔奇相关的事件告诉别人,包括你的哥哥和妹妹,一旦违反,不仅会给
    他们带来麻烦,还可能导致你上特殊法庭。」「好。」克莱恩郑重回答。
      车厢内又归于无言。
      眼见铁十字街将近,快要到家,克莱恩忽然想到一个问题,犹豫了几秒还是
    开口问道:「史密斯先生,你们的文职人员薪水和待遇怎么样?」这是一个严肃
    的问题……邓恩愣了一下,旋即微笑道:「不用担心这个问题,我们的经费由教
    会和警察部门共同保障,刚进入的文职人员,周薪是2镑10苏勒,另外还有1
    0苏勒的保密和风险补贴,总的也就是3镑,不比正式的大学讲师差多少。」
    「之后,随着你资历的提升和相应的功劳获得,薪水会逐步增长。」「对于文职
    人员,我们一般是五年契约,五年后如果你不愿意做了,可以正常离职,只是必
    须再补签一份终生保密条款,不得到我们的批准不能离开廷根,搬迁去别的城市
    也需要第一时间找当地值夜者登记。」「对了,没有周日,只能轮休,必须保持
    随时有三位文职人员在工作,如果你想去南部、去迪西海湾做一个度假,那就需
    要和同事协调好。」邓恩刚说完,马车停了下来,克莱恩一家居住的公寓出现在
    侧方。
      「我明白了。」克莱恩转身走下马车,停在了旁边,「对了,史密斯先生,
    如果我考虑好了,该去哪里找您?」邓恩低沉一笑道:「去贝西克街的『猎犬酒
    馆』,找他们的老板莱特,告诉你要请佣兵小队做任务。」「啊?」克莱恩听得
    一头雾水。
      「我们的地址也是保密的,在你答应之前,不可能直接告诉你,好了,克莱
    恩。莫雷蒂先生,祝你今晚依旧有个好梦。」邓恩含笑致意。
      听到这句「今晚依旧有个好梦」以后的克莱恩,心中自穿越而来以后的恐惧
    与紧张少了大半。而昨天白天见到的假的黑衣占卜师,穿着蓝色斗篷的正义小姐,
    以及浑身只穿着丝袜的黄贝贝的形象此刻也在脑海里浮现了出来。在觉得这一连
    串的艳遇荒诞不合理的同时,克莱恩心中却又莫名的有一种温馨的感觉,那种有
    人在乎,被人在乎的温馨。虽然不知道这个莫名的温馨感觉从何而来,但克莱恩
    嘴角还是不禁有笑意流露出。
      而随着他露出的笑意,四周的东西似乎都变的生机勃勃了起来,街边的小草
    也如同拥有了人性一般,欢快的跳起了舞。
      在这一片生机勃勃中,克莱恩家里客厅的角落里,流着口水,满脸痴呆,扔
    着自己镜片玩的阿蒙动作突然一滞。
      过了片刻,阿蒙将地上的眼镜片捡起,擦了擦上面的灰,戴在了右眼上。
      然后貌似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空间,嘴里则发出「啧啧」的声音,「厉害,
    厉害」带上镜片的阿蒙「啧啧」完以后由衷的赞叹道。
      然后笑了一声:「竟然能将祂逼到了把我放出来的地步……」接着又看了看
    自己的双手,一脸好奇的自己问自己道:「可是现在放出来的我还是我么?…
    …」阿蒙的话音还没有落完,一直在那里呆呆的翻着书的黄贝贝立起了身子。
      和刚才相比,并没有什么变化的面庞此时却再没有了可可爱爱的感觉,如同
    一夜长大的小女孩一般,离开了温暖牢靠的臂膀,开始靠自己,并成为了别人的
    依靠。
      只见她闭上双眸,嘴里轻念:「神秘再现」「卖火柴的小女孩……」「睡美
    人……」对面的阿蒙的眼睛顿时变得一片朦朦胧胧,整个人也变成了昏昏欲睡的
    样子。
      看到阿蒙变化的黄贝贝的眼睛里却变得更加凝重了起来,然后声音很轻却一
    字一顿的说道,「朗基努斯之枪……」一个式样古老,从尖端到柄部都燃烧着一
    团又一团,一点又一点血色暗红的长枪凭空出现,然后刺穿了面前阿蒙的身影,
    然后刺穿了一个又一个阿蒙的身影,然后刺穿了许许多多的阿蒙的身影。
      层层叠叠各种阿蒙身影的中间的阿蒙扶了扶自己右眼的单片眼镜,脸上不见
    丝毫慌张,双手平稳的对着虚空抓取出了一道又一道,或污秽,或黑暗,或粉红,
    或宁静,或圣洁的光芒。
      然后又将双手里的这些光芒向四周散了开去。
      「桃花的源头……」在这些光四散之时,黄贝贝清脆的声音再次响起。
      一片安静祥和的结界瞬间笼罩了这个客厅,从阿蒙那里送出来的大多数光芒
    都被结界阻挡在了这个客厅以内。
      唯有两道光芒不受阻挡的冲了出去。
      第一道圣洁的光芒里包裹着的是一句话「凡有的,还要给他,叫他丰足有余」
    和一堆因此放大化的美好品德例如「圣母」,「善良的美丽贵族少女」,「别人
    的事情比自己家的事情重要」,「把别人看的比自己重要」,「乐于满足贫穷的
    人的要求,即使他是肮脏,几十年都没有洗澡的乞丐」……这片光芒在离开克莱
    恩所住的公寓楼以后便径直飞入了贝克兰德的霍尔家族的豪宅里的,还在睡梦中
    的正义小姐身体内。
      另一道红黑色的光芒里则只有一句话,「不眠者跨序列变成刺客,午夜诗人
    跨序列变成教唆者是合理且被所有人接受的」,这道光芒则飞入了一个正在努力
    背诗的年轻人体内……这两道光芒穿了出去以后,阿蒙双手继续努力的在虚空中
    抓取着。
      可就在此时,克莱恩打开了家门,第一眼就看到了正站在客厅手舞足蹈,双
    手乱抓着什么,带着单片眼镜的阿蒙。
      心中再次莫名一股气涌上。
      然后,一巴掌对着还在手舞足蹈的阿蒙的脸扇了过去,而这一巴掌把原本戴
    在阿蒙右眼的镜片也扇掉在了地上。紧接着克莱恩又抄起身旁的椅子对着阿蒙的
    脑袋砸了上去,还没砸几下,椅子就被砸的断开了口。
      被打翻在地上的阿蒙眼中的神采不在,又变的呆傻痴愚了起来,摸着自己被
    扇被砸的脸和脑袋,呵呵的傻笑着。
      同一时间。
      在离贝克兰德很远的一个山脉里,一个穿着蓝色罩袍的青年女子,正神色坚
    定,双拳紧握的朝着一个方向的前行着。
      在离得更远的海面上,一个套着黑色纱裙的看不清面庞的女人,静静的立在
    一个通体笼罩着神秘光芒的船旁边,双手轻轻向下,似乎是在把什么东西往下压。
      …………茂密的丛林里,一个蓝色头发,五官深刻,轮廓粗犷,皮肤偏古铜
    的男子正在缓缓前行着。而他周围树木密集,枝条交匝,明月高照下,枝条随风
    婆娑作响,投影在地上形成了无数黑色的影子。
      这样慢吞吞的极为小心的走了大概半个小时,这个蓝发男子走到一个溪石旁
    边,感觉有些累,坐了上去。
      然后随便的往后一扭头,却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住了。只见眼前这个被石头遮
    挡住的,由溪水汇成的小潭中。一个满头青丝披散开来的女子正反手到背后松开
    自己衣服的结子,然后轻轻一扯,便将全身上下唯一的淡蓝布条拉了下来。
      刹那间,蓝发男子只觉得自己的内心也随着荡漾出圈圈涟漪的潭水一起荡漾
    了起来。
      荡漾的所有想法都是「跑,跑,跑,有多远跑多远。」此刻树林依旧热闹,
    但是他心里却非常透彻与宁静,他很清楚的知道并确信,不论哪个大陆,敢在晚
    上独自出行的女子肯定不是什么善茬。
      洗澡的更不会是。
      以自己现在身体的状况……惹上她只是自寻死路。
      然后就在他还在往后一点点的挪动身子,眼看马上就要退到来时的小路上时,
    却忽然感觉到一股原始冲动猛的从心底涌了出来。
      一直认为建功立业和活着才是主要的,女色只是调味品的蓝发男子,竟然在
    这股冲动的汹涌下,心中升起了极为浓烈的要把眼前这个女子捆起来,然后狠狠
    揉她身上每一片雪白的肌肤的原始冲动。
      即使理智在阻止,但他最终还是没忍住的一步步的朝着那个女子前进着。同
    时感受到自己越来越少的理智,心中苦涩一笑,「自己多久没有被这样影响了,
    仿佛回到了以前自己还是很弱小的时候。不过,自己现在确实很弱小……」这个
    蓝发男子正是「倒吊人」阿尔杰·威尔逊,费了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一个可能
    是进入西大陆的安全航道的他,在做好了万全准备,带着一群靠谱的手下,进入
    了航道并一路前行。
      然后,一个恍惚,醒来之后便发现自己独身一人,躺在了这片树林里,而且
    浑身超凡力量都消失了七七八八,无法施展……而在他内心苦笑的时候,耳边传
    来一道妩媚异常的女声,「嘻嘻,你这个人还真是有意思,竟敢偷看本娘娘洗澡,
    看你这蓝色头发,长得奇奇怪怪的,实力也差的可怜,是不是化形出了问题?」
    阿尔杰听到这个女人的声音响起后的第一反应是又在心里叹了口气,「果然听不
    懂她在说什么……」然后阿尔杰感到有一片柔和的白光映亮在眼前,光影中斑驳
    着许多晦暗不明的符文一样的东西,然后浑身一震,发现面前水潭,那名女子仍
    旧泡于水中。只是本来半遮住面孔的青丝,此时被拢向了后方。露出了一张面孔,
    肤白似雪,双颊却又透着淡淡的粉色。
      阿尔杰看着眼前的情景,心想「原来西大陆的女人长这个样子」,接着他感
    觉到自己竟有种天昏地暗的感觉,眼睛有如鱼儿遇水般无法从她身上移开。
      而此时对面的女子也在看着阿尔杰,轻轻一笑,抬起一手,似在用指尖轻轻
    地隔空滑过阿尔杰的脸庞,道:「你叫什么名字?」阿尔杰只觉得自己脑袋里一
    片浆糊般,同时也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这么晚了你来这里干什么?」面前女子把玩着自己的发丝,看阿尔杰不回
    答,又换了一个问题,就像和情人说话般温柔。
      见阿尔杰依旧不说话,这个女子似乎失去了耐心,然后丝毫不顾忌得直接从
    水潭里站了起来,阿尔杰迷迷糊糊的看到她平坦的腹部上似乎纹着一个奇怪的图
    案,方方正正的,神秘无比。
      此刻完全赤裸的女子的笑得愈发妩媚:「既然你不说话,那我就要干你了哦。」
    然后轻轻一迈腿,腰肢纤细,曲线玲珑,尤其是脖颈下那一片雪白的皮肤伴随着
    她的动作,不停颤动。接着便整个跨坐在了阿尔杰身上,雪白柔软的胸脯按在他
    的胸膛上,微微挤压得有些变形。
      阿尔杰感受着摩擦着自己的那柔软丰弹的胸脯,那种缓缓刮擦而过的感觉,
    然后他迷迷糊糊的看着,只见此刻月光从树缝穿过,如一条薄薄的被披洒在自己
    和这名女子身上。同时耀得她肌肤泛着一层如梦似幻的红色光晕。
      他只觉得自己一阵口干舌燥,那饱满如瓜的胸廓和自己的胸膛不停摩梭,肥
    美的臀部在自己的肉棒附近不停滑动着,滑动着,滑动着……没过多久,一团肥
    美嫩滑的软肉从四面八方向自己的肉棒挤压过来,温软湿润,不停的收缩蠕动,
    无法用语言描述。
      在这种温软的感觉下,只是不过才进去了一小会,阿尔杰便隐隐有了射意。
    然后伴随着女子浪荡的叫声,一通狂突猛射,只是射的过程中,他感受到自己身
    体里有什么东西也跟着流了出去。
      坐在阿尔杰身上的女子则继续扭动着自己的臀部,嘴里说道:「蓝发小弟弟
    今天你可要射到姐姐满意哦」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